今天是:
 
您的位置:台山侨务局侨乡俊彦
伍时畅——有口皆碑时畅公
发布时间:2005年11月1日      浏览次数:21944 ℃     字体:【
    “读书不忘时畅公,过渡不忘时畅公。”这是20世纪30年代,在台山大江地区流传的一首民谣。时畅公究竟是何许人?为什么乡民这样歌颂他呢?原来,他就是旅外殷商伍时畅先生。
  伍时畅,1888年出生于大江镇山前村委会肯堂村,少年时期即痛失双亲,在私塾辍学后,年仅15岁便到渡头圩的缸瓦杂货铺当杂工,17岁到开平水口一间商店当伙计。他天资聪颖,经商场上多年的磨练,学会了人际的交往和经商知识。24岁时,因生活负担日重,他不得不舍下妻儿,到秘鲁开拓艰苦创业的道路。
  初到异国他乡,伍时畅举目无亲。但他凭着一股不服输的毅力和坚定的信念,努力拼搏了十几年,终于积累了一笔不菲的财富。
  1921年,伍时畅在秘鲁的事业刚刚打开局面,便从妻子的来信得悉家乡正在筹建“福宁医院”。为了玉成此举,他除了带头和积极发动在海外的乡亲捐资外,还捐资在渡头墟宗祠开办“康宁医院”,为贫病者施医赠药,并在医院附设“戒烟所”,为吸食鸦片者提供戒毒药物。同时,他对身在异国的乡亲也非常关心。一位水步的乡亲沾上了赌习,伍时畅便佛口婆心地劝告他,帮助他改掉了恶习并鼓励他经商,后来,那位乡亲终于发了财。为此,伍时畅深得当地侨胞的尊重,被选为秘鲁中华会馆、古冈州公所主席。
  旋里后,伍时畅在渡头墟开办贸易公司,经营南北行,业务日益昌隆。伍时畅致富后,饮水思源,热心报效桑梓。
  渡头墟,设有店铺十几间,是大江镇山前、斗洞一带农作物的集散地,也是附近居民生产、生活用品的供应点,每逢墟期,四乡的农民涌到墟里,贩卖农作物,购买生活用品,热闹非常。而从肯堂村到渡头圩,横隔着一条流水湍急的渡头河,交通很不方便。饱受渡河之苦的伍时畅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,他想,长期如此下去,对发展当地的经济是极为不利的。于是,他便捐资在渡头河的两岸砌筑石埠头,购置一艘渡船,雇请专门的梢工摆渡,大大方便了群众,于是,就有了“过渡不忘时畅公”这句歌谣。
  伍时畅行善助困的美德,是从小就养成的。有一年的端午节,小小年纪的伍时畅手拿着一条粽子,边剥叶子,边走到家门外,就在他准备吃粽子的时候,却看见一个面黄骨瘦的小乞儿跟着衣衫褴褛的母亲沿门乞讨。那小乞儿看见时畅手里拿着的粽子,眼睛竟一眨也不眨。小时畅见此情景,便毫不犹豫地走过去,把手里的粽子递给小乞儿,让给他吃。那小乞儿的母亲连声多谢。当时,时畅的母亲也刚好看见了这一幕,当即表扬了儿子的做法,还转身回到家里拿出了几条粽子叫儿子送给那母子俩,令到那对母子万分感激。母亲当时的鼓励,令伍时畅从此觉得能够帮助别人是一件最快乐的事情。
  伍时畅为了开拓业务,在朋友的邀请下,赴港经商,经过多年不懈的努力,创办了“九龙巴士公司”,成为一位成功的企业家。
  伍时畅素来急乡亲之所急。他在香港生意越好,商务越忙的时候,越不忘家乡穷困的乡亲。他清楚家乡的山冈田经常受旱。
  1949年,春耕就要开始了,而春雨却迟迟不见踪影。眼看最适宜插秧的日子越来越紧迫了,俗语说,……如此下去,势必影响到乡民日后的生活。接到这个信息,伍时畅随即叫人给村民购回一台抽水机和几十吨的化肥送给村里。
  新中国成立后,伍时畅为了与村民同乐,每年的春节都汇款回乡,给该村每户乡亲20港元,60岁以上老人和村中教师每人50港元;从1960年起,还给村干部每人50港元(物价高涨时改为100港元)。此外,给60岁以上的男人赠送长衫一件,妇女则赠送短衣一套,让村民欢欢喜喜过新年。
  然而,在“文化大革命”那个是非颠倒的年代,伍时畅为村民所办的善事,却成了他的“莫须有”的罪行。1970年,在广东省开展批“三洋”(崇洋、向洋、慕洋)运动中,伍时畅被说成是披着华侨外衣,打着关心家乡公益事业的幌子,以小恩小惠腐蚀群众的阶级敌人。他在家乡的祖屋被工作队掘地三尺,家中所藏的金银首饰被挖出来没收了,连祖坟也被挖掉,并在村中摆了100多米长的“罪证长廊”,处处贴着漫画、大字报加以丑化,伍时畅成了全省的反面典型,遭到无情的口诛笔伐。一时间,这条宁静平和的山村成了革命大批判的战场。到处弥漫着火药味,凡与伍时畅有过联系的乡亲都受到牵连,令到凡有海外关系的群众惶恐不可终日。
  然而,伍时畅对于家乡开展的这场政治运动和强加给自己的“罪状”,却能够坦然面对。“群众需要,金银首饰拿去便算。”这是伍时畅在香港听到祖屋被抄消息后说的第一句话。也许因为丰富的社会经验,造就了他沉着、冷静的处事原则,所以,他泰然自若地说:“此乃国家的大气候,刘少奇身为国家主席,尚且不能幸免,何况我伍时畅?!更何况我家的祖坟?!”同时,他告诫儿孙道:“凡事当以大局为重,不要以个人恩怨牵连大局。一枝独秀不是春,满园春色才是春。自己有能力了,还需帮助乡亲改善生活才算真正好。”并教育儿孙们在立身处世上要恪守这样的信条:“人生贵自立,奋发务图强。爱国心为重,怀乡脑莫忘。凡诸公益事,量力及时行。乐善传家宝,坚持永芬芳。”1974年初春,伍时畅不幸身染沉疴。他在弥留之际,拉着儿孙们的手,嘱托他们今后一定要继续支持家乡的公益事业。如此赤诚之心,桑梓之情,实在是感人肺腑呀!
  伍时畅病逝后,他的儿孙们牢记父亲的遗嘱,时刻关注着祖国的发展,希望能有机会报效桑梓。
  终于,祖国迎来了拨乱反正的大好局面。1978年,广东省在落实华侨政策时,第一个就对伍时畅的怨假错案进行全面平反。台山县政府及时将在批“三洋”时所破坏的伍时畅祖屋退回并全面修理;同时,调查伍时畅失散的财物,折价抵偿,并致歉意!这消息让在香港的伍时畅家族非常感动,慨然将折价抵偿之款,全部资助家乡兴办公益事业。
  1983年,改革开放趋向高潮。乡民酝酿在渡头河兴建桥梁,以利经济和交通的发展,伍时畅的子孙们听闻后,认为这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,随即捐出60万港元为建桥资金。1984年,一座长65.5米,宽8米的混凝土桥横架在渡头河上,使当地的群众终于结束了“过河靠摆渡”的历史。乡民们为此奔走相告,欢欣雀跃。
  台山县政府为了弘扬伍时畅爱国爱乡的精神,特将此桥命名为“伍时畅桥”,在桥西兴建“伍时畅桥纪念馆”,并举行隆重的剪彩仪式,邀请伍时畅的子孙回乡参加剪彩典礼。
  大会典礼那天,阳光灿烂,彩旗飘扬,瑞狮起舞,鼓乐喧天,渡头河的两岸挤满了来自海内外的嘉宾和群众,场面非常热烈。台山县黄静县长热情地欢迎首程回乡的伍时畅子孙伍超群、伍钧惠、伍兆灿等一行。
典礼后,黄县长代表县政府为在批“三洋”政治运动对伍时畅先生所造成的挫伤表示了歉意。但伍超群坦然地说:“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,就没有必要重提了。如今政府拨乱反正就好了。”伍超群这番话,态度是多么坦诚,心胸是多么豁达,品质是多么高尚啊!
  也就从那时起,伍时畅子孙接过了先辈慈善为怀这根金色的接力棒,继续为家乡的公益事业捐出了一笔笔的巨资:从1984年起,恢复每年春节给村中60岁以上的老人每人100港元红包;资助300多万港元把村中道路铺上水泥,把村前的三口池塘砌了石基,筑上护栏,塘前建成美丽的公园,园里兴建“畅园文化楼”和别墅式的公厕,使村容村貌焕然一新。
  为了继承伍时畅的遗志,纪念父亲的功德,伍钧惠深情地说:“没有父亲,哪有我们的今天?因此,今后凡是我们家族所捐建的项目,都要以伍时畅的名字命名,以作纪念。”于是,就有了捐资30万港元兴建的公益医院“伍时畅纪念楼”;有了捐资120万港元兴建的大江中学的“伍时畅纪念堂”;有了捐资300万港元兴建的大江镇“伍时畅纪念小学”,等等,据不完全统计,伍时畅家族至今已为家乡捐资近3000万港元,为发展家乡经济和各项公益事业作出了巨大的贡献。
青山不老,江水长流。如今,在大江地区,人们又为时畅公谱写了一首新的颂歌:“读书不忘时畅公,过桥不忘时畅公,治病不忘时畅公,过年不忘时畅公。”
  啊,伍时畅,你积德行善的事迹真的令人有口皆碑!(岑向权)
 
出处/作者: /    评价: 3    大小: 3307 字节     责任编辑: cityboy
上一篇   /    下一篇
主办:台山市外事侨务局  |  主办:台山市信息化服务中心
推荐用IE5.0或NS6.0以上版本浏览,最佳显示1024*768
台山市外事侨务局版权所有 网站标识码4407810061
备案编号:粤ICP备05080412号